• <s id="wcami"></s>
  • <u id="wcami"></u>
    <acronym id="wcami"></acronym>
    中國工商銀行
    查看: 6943|回復: 0
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[城區] 老戰士眼中的老兵

    [復制鏈接]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1#樓主
    發表于 昨天 16:12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藍馨夢 于 2021-6-1 16:17 編輯



    余腦的革命事跡

    幾年前,筆者和余腦的孫子余世衛登門拜訪了家住汕尾城區的抗日老兵黃平,閑聊之時,余世衛提起了他的爺爺余腦,黃平馬上說我認識你爺爺,他在天雷隊,是“天雷隊”隊長江國新手下的得力干將。特別是江國新犧牲之后,余腦一心想為江隊長報仇,每次與敵作戰,他身佩雙槍,左右開弓,很勇敢,這是大家都知道的,因為左手也能開槍的很少。不過,他的人看起來比較實在,少言語。今年80多歲,于解放戰爭時期參隊的海豐人黃超,也認識余腦。黃超說,游擊戰是很流動的,大家不時會碰面,次數多了,都成了老戰友。

    余腦,是海豐赤坑鎮南土圍雅村人。當年,南土鄉出現了一批忠勇的革命志士,和積極擁護共產黨的群眾,是一個赤紅的革命鄉村。家境貧窮的余腦受其影響,加入了革命隊伍,并成為至解放前夕,余腦任六區警衛排排長!拔母铩睍r期,他遭遇陷害,之后受到排斥、批斗。為人忠厚老實、生活困苦的他,不堪折騰,最后落下病根無錢醫治,于1975年落寞而逝。

    余腦于1945年初,由當時任六區(赤坑)黨委書記余會的介紹,前往埔仔洞參加第一期烽火培訓班,經過四個月的艱苦訓練,余腦以優異的成績被編入海陸豐自衛隊下設的“天雷隊”。由于他表現忠勇、勤快,很快成為隊長江國新手下的“副手”!疤炖钻牎笔钱敃r威震海陸豐地區,敵人聞風喪膽的我軍一支武工隊。敢于沖鋒的余腦身佩兩支“進口駁殼”,隨隊轉戰于海陸豐地區。

    當時任海鷹隊教導員的黃平回憶說,一次,天雷隊和海鷹隊聯合偷襲捷勝偽警察所時,余腦和其他戰士化裝成進城的老百姓,卻身藏短槍、手雷,分散在偽警察所周邊,在街上他們有的假裝買零食,或坐在路邊大談賭經,眼睛卻不斷瞄著江國新,只等隊長一招暗示戰斗開始的動作。過了一會兒,只見江隊長右手往腰肚處用力一拍,天雷、海鷹的勇士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入偽警察所,當戰士高喊“繳槍不殺”時,十幾名偽兵警員,面對天降神兵,目瞪口呆,乖乖地舉手當了俘虜,F場繳獲十三條步槍,一支左輪槍,還有子彈,物資一批。僅用五分鐘時間就打了一場漂亮的襲擊戰,天雷奇兵,由此可見一斑。

    還一次,日軍三十多人從可塘竄到青坑,陳宇的救鄉隊聯合南涂、赤花的救鄉隊赴援,日軍縮在余腦的家鄉圍雅村后面的石頭山,負隅頑抗。救鄉隊把該山頭包圍起來,雙方對峙,當夜日軍悄悄溜走。余腦和其他隊友合力抓了一名掉隊的日軍軍醫和一名臺灣籍翻譯。

    黃超擅長寫文章,他曾寫過一篇《天雷奇兵》,其中說到1949年7月,國民黨的保安大隊長鐘鐵肩被解放軍追擊,一路逃竄至沙港,被余腦所帶領的警衛排十多人上山阻擊,打得如驚弓之鳥……


    后來,我軍在打擊龜齡島海匪時,遭遇頑固抵抗,這些海匪都是亡命之徒、野蠻頑劣,并自恃熟悉地形,叫囂誰敢來犯有來無回,一時使我方處于被動,個別隊員看到海匪這么囂張有點擔心。此時,余腦躲在一塊大石頭后面,心里盤算著如何先把那個不斷叫罵、看樣子是頭目的人引出來。于是,他先發制人,循聲向海匪據點打了幾槍,惹得對方暴跳如雷,一陣對打之后,余腦鎖定那個“頭目”的位置,向著他大聲叫罵:有種你就出來!只等對方一探頭,余腦快速現身、雙槍齊發,那人應聲倒下,對方亂了腳陣,隊員們一涌而上,看似兇悍的海匪,其實是一群烏合之眾。

    黃平說,天雷隊在陸豐也打了好幾場勝戰,比較有名的如襲擊大安鎮公所和偽警所等地方,并大獲全勝,繳獲了一批物資,不僅大大緩解了我軍缺乏物質的困難,更因這次戰斗為我方在當地首次打擊國民黨反動武裝的囂張氣焰,為陸豐縣全面展開解放戰爭拉開了序幕,而具有特殊的意義。因而,也成了余腦日后經常向兒孫憶起,講述其戰斗過程中種種智謀和奇襲招數的“威水史”,吸引了孩子們的好奇心,經常吵著他要講過去的戰斗故事。

    余腦的兒子余順孝,今年近80多歲,還有孫子余世衛等,他們說起祖父輩革命的一生,感慨唏噓。余順孝說,抗戰時,父親長年累月不在家,一家的重擔都壓在母親一個人身上,又要為他擔驚受怕,至“文革”的遭遇,那種苦啊,真不堪回首。后來,母親對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,就是:你爸太老實了,如果江隊長不會犧牲,你爸就好了,因為江隊長很器重他,可惜!

    天雷隊的隊長江國新是紅草南汾人,他驍勇善戰、屢建奇功,是位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傳奇人物。余腦是江國新一手培養起來的戰斗骨干。1948年,在青坑墟與敵人對打時,余腦與江隊長并肩作戰,親眼看到江隊長把敵人扔過來的手榴彈接住,并快速扔過去,這樣等于敵人自已炸自已,十分了得,余腦非常佩服隊長的敏捷、勇猛,但也很危險。不幸的是,同年,江隊長在當地的又一次戰斗中為掩護戰友被彈片擊中,英勇犧牲。余腦和隊友們十分傷心,誓為隊長報仇。之后,余腦被任命為“天雷隊”副隊長。

    余腦還把自已的兩個弟弟余璋和余媽謀(堂弟)也帶進了革命隊伍,三兄弟一起戰斗。在可塘一次進攻敵方炮臺時,余腦和弟弟余璋伏在草叢中,剛想偷偷轉移,突然一顆子彈嗖地飛來,余腦猛然按下余璋的頭顱,子彈剛好從頭頂上飛過,好險!事后,其弟逢人便說,是他的大哥余腦救了自已一命。

    而余腦的命卻是近鄰鄉親救的。一次,隊伍路過村子,他便提前回家看看。不料走漏風聲,國民黨兵進村搜捕,附近的村民急中生智,把余腦拉進牛棚,讓他躺在地上,并用牛屎糊滿全身,再用一些農具半作遮掩,敵人往臭氣熏天的牛棚望了幾眼就走開了。

    余腦在出生入死的同時,為了盡自已最大的限度支持革命,他還變賣了一些田園捐給隊伍作經費。如此忠心耿耿、舍身奉獻的一個徹底的革命主義者,堅持至解放后,卻從沒有領過政府一分錢補貼,并解甲歸田,因他覺得自已回家務農,擁有幾分田地、一個和平安穩的生活環境,不再在對敵的危險中奔戰;也不再受人壓迫剝削,就很不錯了。沒想到他卻在“文革”中黯然離世。黃平、黃超等同志對他的評價就是:一個忠勇的老實人!


    余腦的兒子余順孝說一遇緊急情況,父親就從村后面的石頭山撤走:

    左邊為老戰士黃平,右邊余世衛:

    (鄭冰利)


    樓主熱帖
    [城事報料] 老戰士眼中的老兵
    [城事報料] 陸河縣體育館新冠病毒疫苗臨時接種點通知_陸
    [城事報料] 鳳山街道開展疫苗接種宣傳活動
    [城事報料] 配售2.6億股,恒大汽車加速邁入港股通的腳步
    [城事報料] 一生只做一件事:全國政協委員、省新階聯會長
    [城事報料] 一圖速覽汕尾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取得成果

    0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市民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在线三级片
  • <s id="wcami"></s>
  • <u id="wcami"></u>
    <acronym id="wcami"></acronym>